太阳城代理网址

首頁 深1度 24小時 洞見 突發 娛樂 傳媒 IT 電腦 軟件 手機 通信 科教 游戲 科技 網絡 物聯網 智汽車 云計算 大數據 醫療 電商 數碼 金融 教育 交通 物流 消費 AI 區塊鏈
當前位置: 首頁 > 智汽車 > 正文

吉利起訴威馬案開庭,造車新勢力從被漠視到被重視

2019-09-20 16:23:36 來源:搜狐網    

  9月17日,吉利汽車訴威馬汽車侵害商業秘密案在上海市高院開庭審理。本案原告為吉利汽車集團和吉利汽車研究院,被告為威馬汽車科技集團及其下屬其他三家公司,100多自然人,索賠標的21億元,創下了中國汽車行業乃至于整個國內知識產權民事糾紛領域有史以來最高索賠金額。吉利汽車是傳統汽車巨頭,目前在港股的市值為1280億港幣,而威馬汽車是一家創建于2015年電動車創業公司,截至目前已融資達230億元人民幣。

  威馬汽車部分管理層和員工曾為吉利汽車工作,吉利汽車就該案的舉證和威馬汽車方面的質證等細節,由于案件采用非公開審理方式,一直不為外界所知,外界輿論多以猜測和分析為主。該案去年曾在上海市中院經過兩次審理,但庭審細節和審理結果外界一無所知。對于此次高院開庭,吉利汽車表示尊重法律判決結果,而威馬汽車則表示:威馬沒有任何侵權行為,有信心贏得官司。威馬汽車CEO沈暉還在內部信中表示:“不懼怕舊勢力的挑戰。”這不但是一起索賠金額超記錄的侵權糾紛案件,還正逐漸演變成造車新勢力與傳統勢力的一場對決。

  侵害商業秘密糾紛在民事司法實踐中并不多見,上升到刑事層面的案子則更為稀有,主要是由于取證難度大、侵權行為司法認定門檻高,在立法方面并不健全,司法部門在遇到這類案子時,多采取謹慎再謹慎的態度。吉利集團提出的21億的賠償金額若有充足依據,從民事侵權后果來說,已可以窮盡包括刑事調查、競業禁止違反、知識產權侵犯等所有手段,但吉利集團卻選擇告威馬最難以認定的侵犯商業秘密,那些競業禁止和侵犯知識產權等則空當則完全不去占據,給人一種要畢其功于一役的感覺,但被告一方威馬卻還對樂觀結果信心十足,堅稱官司會贏,整起案件的經過可以說是撲朔迷離。

  據市場分析,雙方爭議焦點似乎集中在一批專利權的歸屬方面,威馬汽車成立之后申請了一批專利,原告吉利主張這批專利歸吉利所有,但吉利之前并沒有就此申請專利。吉利方面的訴求有可能是主張威馬的這批專利是盜竊吉利商業秘密而來,應裁決威馬將這些專利退回給吉利。難點就在這里,既要證明吉利有這些商業秘密被竊,還要證明這些商業秘密最后變成了威馬的專利,最后又要來到另一個難題,就算吉利商業秘密被竊,是否能以專利的面目返還和回歸呢?即便這一切都實現了,又如何證明這一切能值21個億呢。如果這一系列情況是真的,這更像是一個知識產權侵權案件,而此類案件在認定和裁決上的難度是很大的。

  去年在上海市中院就此案進行的審理很可能已有結果但不為外界所知,如果是這樣的話,本次上海高院開庭應為再審,而吉利汽車應該沒有在一審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因此向上海市高院提出上訴,本次開庭所得出的結果應為終審判決,但也不排除吉利調整了訴訟請求,并將標的額提升到21億元,直接憑借巨額標的而將案件提交至上海市高院的可能性。鑒于雙方對本案都報有相當大的信心,因此目測本案不太可能出現一邊倒的局面,最有可能出現的結果是一個平衡性裁決。至于21億的索賠額,即便被告方被證實完全有錯,應該也不會得到支持,我國各級法院從沒有支持過如此高的索賠額。

  捷豹路虎曾于2016年起訴陸風X7抄襲,經過三年官司勝訴后最終僅獲賠150萬元,百度曾于2017年同樣以侵害商業秘密起訴了自動駕駛創業公司景馳并索賠5000萬元,最終也只是撤訴了事。在逆向工程遍地都是無處不在的中國汽車產業里,有模仿保時捷外觀除了車標其余分毫不差的國產汽車巨頭,也有熱衷于對對手進行像素級模仿的企業,過去大家都有錢賺彼此相安無事,如今感覺受到威脅了動用法律武器維護自身權益,也是很正當的行為,這表明了汽車工業發展水平的升級。吉利也有可能是真的被侵權,法律自有最后公斷,如果弄到最后是為了施壓將威馬收歸旗下或者進行合作,也不失為聰明而巧妙的招數。

  讓法律的歸法律,產業的歸產業。在法律之外,該案所帶來的最大意義是,中國汽車工業在新舊勢力角逐的過程中,終于能打幾起像樣的官司了,這證明了中國汽車工業正在崛起,發展進入新階段,而引發這一切的根本原因,在于造車新勢力的崛起。其實威馬汽車自2017年發布第一臺EX5以來,總共賣出也就不到幾萬輛汽車,這與吉利年產銷上百萬臺車相比,是根本不能同日而語的。但吉利汽車如此大動干戈對一個小老弟動手,客觀上來看是以小欺大,主觀上來看也不能說是毫無必要,因為造車新勢力崛起的速度太可怕,尤其是在資本市場表現更是亮眼,動用各種手段打壓一下對方歧視,也許有拖慢其發展腳步的考慮存在。

  吉利汽車從1986年起干了30多年,到如今也就1200億港幣市值,威馬汽車僅創建4年不到就已融資230億,就算估值以融資額一倍記,也已達到吉利汽車的三分之一了,按這個速度發展下去,用不了多久汽車市場就會變天。國家不斷出臺的產業政策,也是毫無保留支持新能源車產業的,從政策扶持與地方財政扶持,再到補貼和購置優惠等,無一不在吸引著資本進入這個市場。在大趨勢的推動下,傳統汽車產業也在紛紛向新能源進行轉型,但企業情況各不相同,有的慢有的快,有的企業大了船大難調頭,還會出現左右互搏的情況。在不斷向前急進的產業狀況下,新舊兩種造車勢力的對立格局也同時出現,這是正常現象,會隨著行業發展而得到解決。

太阳城代理网址  當前市面上對于造車新勢力的評價呈現兩極分化,一方是全力支持,另一方則是極盡諷刺挖苦之能事,甚至有造車新勢力倒閉才是對中國汽車工業最大的貢獻等等諸如此類不知所云的意見。現有的部分新能源車有一些確實在產品上有問題,但也不能一棍子打死,這畢竟是個符合未來大趨勢的產品,并非十惡不赦,也沒必要咬牙切齒。傳統汽車其實問題更多,也不能說就都倒閉不干了才好。從另一面看,這些言論出現得越多,證明電動車發展得越快,產業發展態勢良好。現有的電動車在續航、體驗等各方面都與燃油車尚有差距,但卻在不斷接近甚至已準備好超越,一旦超越的效應出現,很多人的奶酪就被搶走了,這才是新舊兩股造車勢力之間輿論爭議越來越大的原因。

  威馬汽車被吉利起訴,對威馬來說也未必全然都是壞事,至少證明傳統車企已開始正視造車新勢力所帶來的壓力了,這從另一個角度也是對威馬發展成就的間接肯定。對威馬來說,只要不影響業務發展,這起官司還是值得打的,雙方各自代表的勢力總要正面碰撞一下,彼此相安無事,證明你對對方沒有威脅。據傳在官司開打之后,威馬汽車并沒有因此而在資本市場行進速度受阻,新一輪融資正在有序進行中,絲毫沒有受到官司的影響。這其實也證明了威馬汽車的發展質量是可以經受檢驗的,不會被一起官司訴訟拖慢發展腳步。

  吉利起訴威馬案,是傳統汽車行業與造車新勢力之間最受矚目的一幕,也拉開了兩者間加速博弈階段的大幕,相信隨著未來電動車產業的不斷發展壯大,雙方的博弈手段和方式也將越來越多樣化,這是一個行業開始快速崛起重要跡象。這也許是傳統汽車產業向新造車勢力發起的第一波攻擊,但絕不會是最后一波。新造車勢力的競爭力和生存能力將在接下來一段時間接受猛烈考驗,但只要走過去了就能夠再上臺階,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不管公司間在法律、行政、輿論等層面爭斗得如何激烈,底線是不能影響產業發展,成熟的工業化國家在發展階段企業間也多有此類博弈,但對博弈各方的法制化保障多是跟得上的。在我國,國家有對產業的政策關懷和扶持,法律卻是此類爭端的最終裁判,負有保障主張企業合法權益的責任,與此同時更要保障被主張企業的合法權益,公平公正地做出裁決。其實法院下判決非常容易,難的是下一個禁得起時間考驗的判決,而這也是很多此類案件歷時長久,轟轟烈烈開頭卻悄無聲息落幕的原因。將威馬打趴下,對于原告吉利來說也許是正當訴求,但對于法律來說卻并非目的,厘清事實還社會以公正才是其本意,外加為產業健康發展保駕護航。

標簽: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這里:尋求合作